顶点小说网 > 从百户官开始 > 第二百六十章 神一般的李大将军【求订】

第二百六十章 神一般的李大将军【求订】

        鲁达尔、虎木等人距离那土墙的距离差不多有里许远,但是沙场之上的喊杀声却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那喊杀之声,虽然说无法亲眼所见,可是多少也能够判断出双方厮杀的惨烈程度。

        突然之间,正远远的看着木台麾下万户人马冲进土墙之中的鲁达尔、虎木等人就看到一杆大旗高高竖起。

        “族长快看,那似乎是木台的旗号,他竟然将旗号给打了出来,这是想要拼命了吗?”

        军中打出将领的旗号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那一杆大旗却是出现在最前方,很明显木台打出旗号的用意就是鼓舞麾下人马的士气。

        鲁达尔他们并不在现场,自然不知道木台之所以打出旗号,其实是发现了李桓的踪影。

        鲁达尔面色一正,远远的看着那竖起来的旗帜道:“且先看着吧。”

        几道目光落在那旗帜之上,只看那旗帜正以极快的宿敌向前移动,尤其是另外一杆属于明军的大旗也正迎风招展,两杆大旗之间的距离飞快的靠近。

        “真是没想到,那位明军的威武大将军竟然还有几分勇气,竟然敢亲临第一线,甚至还敢应战木台万户。”

        一名鲁达尔的麾下将领眼中流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

        鲁达尔微微颔首道:“是啊,这些年来,咱们几次寇关南下,那些明军将领大多数都是固守城池不敢出来应战,可以说越是官职高的,越是怕死,越是不敢拼命,这位威武大将军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因为同明军交手的次数太多了,这些鞑靼人的高层都清楚大明的一些情况。

        其他不提,就说这边军之中,一众文武官员坐镇九边之地,这些官员面对他们入寇的时候,往往都是缩在城中不敢出来,甚至都没有什么高官权贵率领大军迎战他们。

        反倒是守卫边镇的底层兵卒一个个悍不畏死,可以说每次他们冲破边镇关口的时候,都会遇到那些守卫关卡要害之地的明军士卒的拼死抵抗。

        就像先前苏德尔部为了攻破武宁堡,愣是搭上了上千条人命,这才将那一处关口给拿下。

        镇守武宁堡的也不过是大明军中的一名游击将军而已,在大明军中只能算是中下层的将领罢了。

        一名文士模样的人捋着胡须向着鲁达尔道:“万户却是有所不知,大明讲究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身为一军之统帅,肩负三军之安危,自当坐镇中军,调度四方才是,又怎么可能以身犯险,冲杀在前,那才是有违为将之道啊。”

        说着文士向着鲁达尔又道:“属下以为木台万户此番就不该以身犯险,冲杀在前,若是一切顺利便罢,若然木台万户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大军士气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只听这文士的说话口音以及其言行举止就知道这人必然是明人出身,因为种种缘故投奔了鞑靼人。

        不等这文士将话说完,就听得虎木哈哈大笑道:“什么君子不利于危墙之下啊,要我说的话,那根本就是无胆鼠辈,没有胆子的借口罢了。”

        文士闻言丝毫不着恼道:“虎木将军此言差矣!”

        眼看着虎木同文士就要争执起来,鲁达尔摆了摆手道:“行了,还是先看看木台与那位威武大将军谁能更胜一筹吧。”

        至于说如何判断,很简单,只要看双方旗帜的动向就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下一刻,远远望去,就见一道黑影落在了高高的旗杆之上,看上去隐隐约约像是一道人影。

        虎木眨了眨眼睛道:“族长,那……那是什么,怎么看上去像是一个人啊。”

        鲁达尔乃是鞑靼人之中出名的神射手,不单单臂力惊人,目力同样也远超常人。

        虎木只能够隐约看到一道身影落在旗杆之上,但是在鲁达尔看来却是清楚的看到一具尸体被插在旗杆之上高高挑起。

        “那是木台!”

        几乎是面带惊骇之色,鲁达尔道出了令所有人为之震惊的话语来。

        虎木等人清楚的听到了鲁达尔的惊呼声,一个个的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愕然以及不解的神色。

        虎木更是向着鲁达尔道:“族长,你说什么?木台万户被人挂在自家旗杆上,他……他被明军给杀了吗?这怎么可能?”

        “对,对,明军精锐骑兵就在远处,这会儿正被咱们的人给盯的死死的,就凭那些明军步卒,也想在大军之中……”

        鲁达尔面色凝重的道:“难道我还能看错不成?除了木台之外,谁人会穿着那么华丽的裘袍。”

        文士一声轻叹,轻声嘀咕道:“看来木台万户太过大意了,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啪的一声响,耳光响亮,文士一脸呆滞的看向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的虎木,眼中满是惊愕之色。

        虎木冷着一张脸冲着那文士冷哼一声道:“蔡长明,你如果再嘀嘀咕咕,老子便扭断了你的脖子。”

        蔡长明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甚至嘴角都有一股腥咸的血腥味传来,可是看着虎木眼中毫不掩饰的不屑以及杀机,蔡长明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而看到这一幕的鲁达尔只是淡淡的瞥了蔡长明一眼,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那两杆合为一处的大旗。

        其中一杆大旗之上正悬着木台的尸体,只看的虎木等人咬牙不已。

        虎木冲着鲁达尔道:“族长大人,木台万户身死,咱们就这么看着不成,要不要属下带人……”

        鲁达尔指着那正源源不断冲锋的木台麾下人马冷笑一声道:“木台的人还不够多吗?”

        说着鲁达尔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波澜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随时准备迎战。”

        于是在鲁达尔等人远远的观望当中,他们只看到远处战场之上那两杆再醒目不过的大旗就那么在沙场之上所向披靡,来去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其中烈烈招展的李字大旗之下一群浑身染血的明军骑兵正如狼似虎的追杀着亡命逃窜的木台麾下人马的时候,鲁达尔等人皆是一脸的震撼。

        李桓带着徐英以及千余骑兵杀的无比痛快,那种追亡逐北的快意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挥动手中的兵器,每一次挥动兵器都有一名鞑靼人坠落马下。

        忽然之间李桓精神一震,双目之中闪过一道精芒,就见前方一队列队整齐无比的鞑靼大军正举起手中的弓矢射出箭矢。

        看到这般情形,李桓一声长啸吼道:“所有人小心。”

        此时李桓等人明显已经冲进了鲁达尔麾下兵马的射程范围之中,只能说先前李桓等人杀的实在是太过入神了,又或者说木台麾下的那些军心崩溃的人马太不经事了,竟然连反抗的都没有,由不得李桓他们不拼命的追杀,以至于不注意之间便进入到了鲁达尔手下的射程之内。

        随着鲁达尔一声令下,箭矢顿时如雨一般坠下,至少覆盖了以李桓为首的冲在最前面的近三分之一的人马。

        李桓一声长啸让所有的士卒回神过来,抬头看去就见空中黑压压一片箭雨袭来。

        许多士卒浑身染血,手中的兵刃都因为砍杀鞑靼人卷了刃,双臂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一股极度疲倦之感袭来。

        此刻看着那黑压压落下的箭雨,许多士卒脸上却是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反而是看着四周倒下的鞑靼人的尸体,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就算是下一刻便要死了,他们也知足了。

        李桓看着那如雨一般落下的箭矢,身形一纵,整个人跃起足足数丈高,人在半空之中,手中长矛却是舞动开来。

        顿时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成百上千的箭矢被李桓给挡了下来。

        可以说以李桓为中心,方圆数丈范围之内,箭矢无法越过李桓一步,自然而然跟在李桓身后的那一部分明军士卒都已经做好了被射杀当场的心理准备了,却是连一支箭矢都没有看到。

        只可惜李桓不是神,他至多也只能护住自己身后的士卒,方圆数丈开外的明军骑兵则是一个个的被从天而降的箭矢洞穿了身躯,眨眼之间不少士卒更是被直接射成了刺猬一般。

        徐英舞动手中长枪格挡那箭雨,一个不小心肩膀之上便被流矢所中,更不要说是其他的士卒了。

        也就是千余骑兵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冲进了鞑靼人的射程范围当中,否则的话,如果鲁达尔的耐心更足一些,等到李桓等人全部冲进射程范围,这么一波箭雨下去,恐怕这千余明军士卒能够站着的绝不超过百人。

        “撤!”

        李桓远远的看着那严阵以待的鞑靼兵马,心中不禁一叹,只看对方那摆出来的架势,李桓就知道,再冲阵的话,他自身或许可保无恙,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明军士卒乃至李果、李虎等亲卫,怕是一个都活不下来。

        不过方才所取得的战果已经是超乎了李桓的想象,虽然说冲阵的脚步为鞑靼人箭雨所阻,但是这一战绝对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随着李桓一声令下,但凡是还能够动弹的,全都调转身形撤退。

        李虎、李果几人心有余悸的看着四周地面之上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忍不住向着站在那里的李桓道:“大人,我们护着您撤退。”

        李桓看了李虎、李果几人一眼,见到几人虽然说浑身浴血,却是安然无恙便是安心不少,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急,待所有人都撤了,我再行撤退。”

        对面的军阵之中,鲁达尔、虎木、蔡长明等人脸上皆是带着几分狞笑以及期待之色。

        他们亲眼看着木台麾下的士卒被李桓率领明军一路追杀而来,尤其是看着那些鞑靼勇士一个个吓破了胆一般只顾着逃命,甚至连回头反抗一下都不敢,虎木、鲁达尔等人心中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李桓等人给扑杀当场。

        可是鲁达尔、虎木等人却是咬牙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在蔡长明的建议之下,放任李桓率领大军接近,然后以箭雨覆盖。

        也正是因为蔡长明的建议,所以鲁达尔、虎木等人一直忍着,只不过当李桓带领麾下人马冲过来的时候,因为距离太近,所以鲁达尔、虎木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名名鞑靼勇士被砍杀坠落马下。

        终于虎木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不等李桓所有人接近,便是怒吼一声,于是早已经绷紧了一根弦的鞑靼人弓箭手瞬间便射出了箭矢。

        虽然说因为虎木一时冲动的缘故,以至于只能覆盖三分之一左右的明军骑兵,但是让鲁达尔、虎木他们感到庆幸的是,李桓的大旗就在最前面,这也就意味着箭雨之下,身为明军威武大将军的李桓必然会丧命于箭雨之中。

        蔡长明一张脸半边红肿无比,此刻却是捋着胡须,一副得意的模样道:“族长,此番威武大将军李桓必死无疑,这便是……”

        不等蔡长明将话说完,包括虎木、鲁达尔等一众鞑靼将领在内皆是露出了无比惊骇的目光。

        因为那一刻李桓竟然跃身而起,身形冲到数丈高的半空中,手中长矛舞动开来,愣是将成百上千的箭矢给格挡开来。

        李桓如此神勇的表现不单单是自身分毫未伤,更是护住了其身后不少明军士卒,最重要的是镇住了鲁达尔、虎木等人。

        当看到明军仓皇撤退的时候,一时失神的鲁达尔、虎木等人方才反应过来。

        鲁达尔红着眼睛怒吼道:“取我神弓来。”

        而这边李桓正说话之间,忽然破空声传来,就见李桓几乎是本能一般伸手一抓,顿时一支黝黑的箭矢落入李桓手中。

        那箭矢直奔着李桓的面门而来,可以说极为精准,如果说不是李桓接住了箭矢的话,那一箭绝对会射中李桓的面门。

        “神射手!”

        李虎看到这般情形不禁惊呼一声。

        相隔数十丈,箭矢非但如此精准,甚至力道都没有怎么减弱,那么射出这一箭之人非但是神射手,至少在武道方面的修为也绝对弱不到哪里去。

        就像李桓,一箭射出,百丈之内,箭矢有着洞穿金铁之力,绝非一般的弓箭手可比。

        鲁达尔亲眼看着自己那一箭被李桓伸手抓住,眼中不禁迸射出一道惊异之色。

        不单单是鲁达尔吃惊,对鲁达尔的箭术无比推崇和敬畏的虎木等人则是一个个的张大了嘴巴。

        要知道鲁达尔号称草原神射,其箭下从无活口,纵然是实力可比一流的草原上的强者,也一样难逃鲁达尔的  神射。

        鲁达尔手中的那一张弓号称有着九牛二虎之力,就算是强如鲁达尔也只能射出三箭而已。

        因此每一箭都有着勾魂夺命之威,方才虎木等人亲眼看着鲁达尔以神弓射杀李桓,本以为李桓会如鲁达尔箭下诸多亡魂一般当场身死,可是他们却看到鲁达尔从不落空的神射竟然第一次失手了。

        哪怕是方才曾亲见李桓只身挡下箭雨的骇人场景,可是他们对于鲁达尔的神射也充满了信心,认为李桓就算是再如何的神勇也绝对逃不过鲁达尔神射一箭之威。

        “该死,该死啊!”

        鲁达尔怒喝一声,同时几乎是本能一般再次弯弓搭箭,这一次连珠三箭齐射而出,箭矢破空而来直取李桓周身要害。

        射出那三箭,鲁达尔仿佛是透支了精气神一般,整个人身子一晃差点自马上坠落下来。

        没有防备之下李桓都能够凭借着本能接下那箭矢,如今已经有了防备,虽然说鲁达尔三箭连珠的确惊人,可是对于李桓而言,却也不过如此而已。

        就见李桓手中长矛一抖,刹那之间,长矛三点头,竟然不差分毫的正中那三支箭矢。

        箭矢坠落于地,李桓却是毫发无损的骑在马上,遥遥看向在大军之中的鲁达尔等人。

        看着那一杆大旗,李桓心中一动,长啸一声道:“鲁达尔,你也吃李某一击。”

        说话之间,李桓伸手一抓,直接将李虎手中那一杆帅旗抓在手中,就见李桓将那足有数丈高的帅旗冲着鲁达尔掷了过去。

        帅旗横空而来,旗帜因为急速飞行的缘故发出猎猎之声。

        破空声响起,尤其是看到那么沉重的一杆大旗被李桓随手丢了过来,鲁达尔等人皆是面色为之一变。

        虎木见状不禁一声惊呼道:“族长小心。”

        就见虎木一个飞扑,直接将坐在马上恢复气息的鲁达尔给扑倒于地,而就在鲁达尔被扑倒于地的瞬间,横空而来的旗杆直接撞飞了十几名挡在鲁达尔身前的鞑靼精锐,直接将鲁达尔那坐骑钉在大地之上。

        旗杆斜插在大地之上,愣是没入大地足足有数尺深,插入大地的瞬间,被虎木扑倒滚落一旁的鲁达尔甚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看着那洞穿了十几名鞑靼勇士的躯体的旗杆,再看看被钉在大地之上的坐骑,鲁达尔不禁一阵后怕,后背渗出冷汗来。

        要不是虎木那一个飞扑,因为射出连珠三箭而脱力的他只怕都来不及做出反应,这会儿怕是已经被钉在大地上了。

        “射,给我射死他!”

        躲在黑压压的鞑靼人身后,心中又怕又怒的鲁达尔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顿时箭矢如雨一般向着李桓覆盖了过去。

        李桓看到鲁达尔坠马,不禁惋惜的摇了摇头,要是那一击能够将鲁达尔给弄死的话,那可就真是完美了。

        只可惜在这万军之中,想要轻易弄死一名统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像万户木台那样冲锋在前,直接送上门来,可是不多见。

        “撤!”

        此时徐英已经带着一众人马退到了鞑靼人的射程之外,远远的看着李桓大发神威以帅旗吓得鞑靼将领狼狈坠马,原本因为鞑靼人的那一波箭雨导致上百同袍身死当场的一众士卒不禁为之高声欢呼起来。

        黑压压的箭雨向着李桓十几人覆盖而下,看到这一幕的徐英等人就算是对李桓颇有信心也都一个个的忍不住为李桓捏了一把冷汗。

        实在是那漫天的箭雨太过吓人了,就算是徐英这般的一流好手如果说身处这般的箭雨之中,怕是也要被射成马蜂窝不可。

        然而李桓却是挥动手中长矛,护住李虎、李果等人,身后箭雨如瀑布一般落下,可是以李桓为界,不管箭雨如何落下,却是没有一支能够越过李桓身形。

        随着李桓等人渐渐脱离了鞑靼人的射程,那箭雨其实在几波过后便已经停了下来。

        实在是李桓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太过骇人了。

        李桓在箭雨之中来去自如的那一幕让李桓在双方大军士卒的心目当中仿佛化作了神魔一般。

        在大明无数士卒的眼中,在箭雨之中轻描淡写,毫发无损的李桓就是一尊神灵,可是在鞑靼人的眼中,李桓就是一尊不可战胜的魔鬼。

        缓过了一口气的鲁达尔等人就那么看着李桓在箭雨之中不受丝毫损伤,心中惊骇的同时也意识到就算是再下令射杀李桓,也是伤不到李桓分毫。

        非但是无损厉害,反而是对自家的士气有着致命的打击,所以鲁达尔毫不犹豫的下令停止射击,就那么目送李桓十几人远去。

        “大将军威武,大将军威武!”

        当李桓十几人汇合了徐英等人的时候,数百明军士卒如看着心目之中的神灵一般看着李桓,忍不住齐齐高呼。

        只看这些士卒那灼热的目光以及满眼的崇敬,只怕这会儿就算是李桓一声令下让他们去冲击上万鞑靼大军,这些士卒也会毫不犹豫的冲杀上去。

        李桓目光从一众人身上扫过,所有人皆是浑身浴血,不少人身上甚至还插着不止一支箭矢,可以想象这些人经历了一场何等惨烈的厮杀。

        只不过先前随他一起追杀鞑靼败兵的时候是千余人,然而如今一眼看去,包括受伤的,满打满算如今怕是也只剩下五六百人。

        深吸一口气,李桓看着一众人猛地举起手中长矛高呼道:“将士们威武,大明万岁。”

        所有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然后齐齐高呼:“大将军威武,大明万岁!”

        李桓这边的高呼声清晰地传入到了鲁达尔、虎木、蔡长明等人的耳中,就见鲁达尔面色阴沉无比,死死的盯着李桓那一道身影。

        蔡长明低声向着鲁达尔道:“万户大人,先撤军吧,军心士气已失,若是不想办法稳住军心士气的话,再战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甚至一个不小心就会重演方才木台万户麾下兵马溃败之事……”

        “啪!”

        蔡长明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蔡长明脸上,差点将蔡长明一口牙给扇飞出去。

        “姓蔡的,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乱我军心,我便扭断了你的脖子,你不过是我鞑靼人的狗而已,竟然也敢指手画脚!”

        蔡长明捂着脸,一脸委屈之色看向鲁达尔,似乎是想要鲁达尔替他主持公道。

        只是这会儿鲁达尔哪里有心情理会蔡长明,上万大军竟然拿李桓一个人没有办法,再加上方才还差点被李桓给弄死,可以想象这会儿鲁达尔的心情到底有多么的差。

        这会儿蔡长明想要鲁达尔替他主持公道,他哪里会理会,甚至还冷冷的瞪了蔡长明一眼道:“混账东西,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蔡长明闻言一愣,缓缓的低下头去,眼眸之中满是羞恼之色,袖口之中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心中默默道:一群莽夫,全都是一群蛮夷而已,除了打打杀杀,什么礼数都不懂,蔡长明,你万不可同这些蛮夷一般见识,忍一忍就过去了。

        【求订,有月票的给点月票啊。】

  https://www.dingdian555.com/html/111/111666/56670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ingdian555.com。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5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