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待到笙歌鼎沸时 > 第15章:白马寺偶遇

第15章:白马寺偶遇

        “铛!铛!铛!”

        幽静的古寺外,悠远的钟磬声敲在心头。门口停着不少的马车,都是前来上香的香客。

        绵绵的春雨尚未停歇,布满青苔的台阶格外的湿滑。

        掀开车帘,一名女子头戴白色的帷帽,优雅地扶着老嬷嬷的手,昂首挺胸,缓缓地走下马车。

        “走吧。”

        大雄宝殿内,虽满是香客,但却无人大声喧哗。

        傅盈上完香,又向住持求了一个祈愿符。

        “姑娘,听说这白马寺的祈愿符可灵了,前些日子安远侯家的夫人给她们家姑娘求了一个,没两天那姑娘的病就好了。而且听说这祈愿符既可求平安,也可求姻缘。”凌画小心地替傅盈打着伞。

        听了凌画的话,傅盈的心情也变得更好了。

        来到一棵古树下,浓密的绿叶中,夹杂着许许多多的祈愿符,有些时间久远的,都已经在日晒雨淋中褪色了。

        傅盈虔诚地许下了心愿,随后又精心挑选了一个较为粗壮的树枝,小心地将祈愿符系好。

        古树下,还有许多的信男信女,红色的祈愿符挂满了枝头,巨大的古树宛如开满了花一般,就是不知这些花,有多少是能结果的。

        “走吧,再逛逛。”傅盈轻轻地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帷帽。

        “这个季节,桃花应该开了吧。”傅盈正想着去哪里看桃花,丝毫没注意到一个正低着头,匆匆走来的小丫鬟。

        两人不出所料地撞了个人仰马翻!

        泥泞的土壤爬在桃红色的衣裙上,像是绯色脸颊上的点点雀斑。

        眼看着衣裙被弄脏了,傅盈心下有些火大。不过不用等她动手,身后的老嬷嬷早已经一巴掌甩在那小丫鬟脸上。

        白皙的脸颊上,立马就有了一个明显的红印。

        “不长眼的死丫头,胡朝哪里撞呢!”老嬷嬷说着,又要一巴掌拍过去。

        小丫鬟的一边脸还火辣辣的疼着,看着老嬷嬷又举起来的手,连忙磕头求饶。

        但显然是没有用的。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小丫鬟双颊红通通的,磕头的动作却不敢停。

        凌画用手帕帮傅盈擦去了一些烂泥,但是沾了水的泥印,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除去的。

        傅盈居高临下地看着不停求饶的小丫鬟:“不想挨打也可以,你就在这里跪满两个时辰再走!”

        说完,傅盈就怒气冲冲地走了。

        她可是傅云的嫡亲孙女,名动京城的才女,除了在面对夏牧的时候会一再妥协,其他时候谁不让着她三分。

        眼下不过是教训一个小丫鬟罢了,众人虽看在眼里,但也没个人替她说情。

        于是老嬷嬷又唤了一个小厮过来,让他看着那小丫鬟,跪满了两个时辰,才能放她走。

        傅盈提着裙摆走在最前面,她现在只想着快点回去换衣服,一想到今日这么多人看到她出丑,不禁羞愤交加。

        另一边,慕容书阳不情不愿地跟着慕容夫人走进大雄宝殿。

        慢慢吞吞地跪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然后趁着慕容夫人上香的档口,赶忙溜了出去。

        慕容柠月虽然看到了,但也没有说什么。

        好不容易摆脱了慕容夫人,慕容书阳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闲地在寺庙里闲逛,一身大红的衣袍,配上五颜六色的饰品,好一只招摇过市的花孔雀。

        “唉!好无聊!”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玩的,慕容书阳找了一棵树,刚准备睡一觉,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走来。

        当下哪儿还顾得上睡觉,随手丢了狗尾巴草,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青草,慕容书阳快步朝傅盈走去。

        “傅姑娘!”慕容书阳手忙脚乱地向她见礼。

        听到有人叫自己,傅盈下意识地停住脚,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慕容书阳。

        姑娘红着脸颊,站在桃花树下,吹落的花瓣铺了一地,一时间竟有些分辨不出,人面桃花谁更胜一筹。

        傅盈虽然急着回家,不过还是认认真真地回了个礼。

        这下子轮到慕容书阳尴尬了。他刚刚只想着要叫住傅盈,却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现在人就在眼前,慕容书阳抓耳挠腮,憋了半天,愣是没想出一个可聊的话题。

        傅盈压根儿就不认识慕容书阳,也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公子若是无事,傅盈就先行一步。”

        “等,等一下!”话已经说出口,但是却没了下句。

        “我……我……”被傅盈注视着,慕容书阳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时,慕容书阳看到了傅盈裙摆上的污渍,赶忙解下披风:“那个……我看姑娘的衣服脏了,若是不介意的话……”

        “谢过公子的好意,不过这披风,公子还是自个儿留着吧。”慕容书阳的话还未说完,傅盈身旁的老嬷嬷便开口了。

        且不说傅盈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子,就算认识,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披着外男的披风,若是被别人看去了,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呢!

        “告辞!”又被耽误了不少时间,傅盈也有些恼火了,福了福身就离开了。

        “哎呀!笨死了!”看着傅盈远去的背影,慕容书阳有些懊恼地捶了捶自己的大脑壳。

        想追上去,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还平白招人嫌,但是不追吧,又很难受。

        最终,慕容书阳只能目送着傅盈离开。

        上了马车,隔离了众人的视线,傅盈才松了一口气。

        随着车轮开始转动,老嬷嬷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姑娘,那傻小子怕不是看上你了。”

        “咱们家姑娘长得好看,又多才多艺,是个男子都喜欢!”想起慕容书阳刚刚那傻里傻气的模样,凌画忍不住轻声笑了笑。

        当然她说的也是事实。从那些天天来将军府提亲的人就可以看出来了。

        “可惜只有那常兴郡王……”凌画说得正尽兴,待她反应过来说错话时,立马就捂住嘴,紧张地瞧了一眼车帘。

        没听到傅盈的声音,凌画也就松了口气,担心再说错什么,接下来的很长一段路,都在沉默中度过。

        车轮越滚越快,肃穆的白马寺已经变成了一个黄色的小点。

        凌画突然想起来她们此番出来还有一个目的!

        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姑娘,那……丝线还要去买吗?”

        “改天吧。”过了许久,傅盈的声音才从车内传出。

        听出来她的口气不太好,想起刚刚说错了话,凌画也不敢再说什么,继续安静地跟在马车旁边。

        这场雨绵绵不断地下了三天,直到第四天清晨,才刚刚停歇。空气中还弥漫着青草的芳香,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慕容姑娘,这边走,姑娘在书房里。”秋铃领着慕容柠月去找杨笑言。

        淡淡的熏香弥漫在房间内,四个偌大的书架上,有两个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还有两个摆满了从未见过的暗器。

        “柠月,你可算是来了!”杨笑言一看到慕容柠月,便欢喜地迎上去。

        昨日收到了她的拜贴,杨笑言一早就在书房等着了。

        “给你。”只见慕容柠月往杨笑言手中塞了一样东西,“前几日去白马寺上香,顺道也给你和欢姐求了两个平安符。”

        杨笑言将两个平安符拿在手里,拉着慕容柠月到窗边坐下:“谢啦!”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趣事,然后便各自看书,设计暗器去了。

        那两个书架上,有三分之二都是慕容柠月寄放的话本,杨笑言都让人整理过的,所以找起来特别方便。

        慕容柠月挑了一本之前看过的话本后续,挑了一个明亮处,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对了,说起来,我已有好些日子没看到欢姐了,她去哪儿了?”慕容柠月翻看这话本,寻找上次看到的地方。

        “她啊,闭关去了。”杨笑言不知道在拼装些什么,书桌上摆满了零件。

        “闭关?”慕容柠月愣了一下。

        “就是……新学会了一套剑法,说是要一个人多练练。”杨笑言掰着手指头算着,杨欢语也是时候出关了。

        慕容柠月不禁想到了话本子里面,那些武林高手闭关一段时间后,都是功力大增,于是调侃道:“看来我要好好期待一下欢姐出关了。”

        “咔擦!”

        杨笑言又拼装上了一个零件,一个形状奇特的暗器逐渐成型:“嘻嘻,说起来我也挺期待的!”

        不知道阿姐用新练成的剑法,吊打那些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世家公子,会是什么场景呢?

        果然!

        两人期待的,压根儿就不一样!

        慕容柠月也不知道杨笑言心里所想,只当她也与自己一样:“再过几个月就是欢姐的生辰了吧,你打算送什么?”

        杨笑言手下的动作不停:“阿姐一直想一人一骑,仗剑天涯,所以我就打算送她一把独一无二的剑!”

        “这主意不错。”慕容柠月轻笑了一声,不经意向窗外看去,“唉!看来我得好好想想,该送她什么了。”

        窗外,阳光正好。

  https://www.dingdian555.com/html/126/126075/56685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ingdian555.com。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5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