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终宋 > 第643章 斡腹(为盟主“色如多”加更)

第643章 斡腹(为盟主“色如多”加更)

        六月二十一日,汉中。

        落日时分,李昭成走过盐库巷,正遇到前方一个中年男子从韩府中出来。

        “不敢劳大哥远送。”

        听得这一句话,李昭成莫名向那中年男子看去。

        相貌平庸,举止局促,衣衫上打着补丁,人倒是收拾得干净,可惜透着一股呆气。

        两人擦身而过,李昭成又回头看了一眼,见对方只顾看路,背影更显呆板。

        他想了想,走向韩家。

        “以宁先生在吗?有些公务相询。”

        “李郎君这边请。”

        “不必引路,我自己过去……”

        一路走过前院,忽听到前方传来几个粗使婆子的说话声,李昭成愣了一下,停下脚步,想离开,最后默默听着。

        “真就是上门姑婿了?”

        “云姑亲自挑的,还能有假?”

        “看起来人品是真靠得住,什么来路?”

        “我听说呀,家里医药世家,是个庶出,爹死得早,遭嫡兄弟赶出门哩,带着生母在外面行医。医术差得哩,前阵子将人治成了瘸子,一间破宅子也赔掉,带着他生母露宿街头。云姑看他可怜,给了他两贯钱,嘿,他不收。”

        “这么一说,呆里呆气的,看着便觉傻。”

        “云姑便问他,能不能治她脸上的疤,说是能试试,这才收了一半订金。结果过了半月,他到码头扛麻袋,愣是将订金退回来了,说医术太差,治不好。因他正好姓韩,一来二去的,云姑遂让他来给阿郎看看。”

        “阿郎怎说的?”

        “要的可不就是这般心眼实,能守门户的吗?”

        “那他也肯入赘的呀?”

        “我倒是见过一次,他走在云姑身边,喜得跟个小狗似的。”

        “嘿,破落户,美得他,旁的不说,云姑那身子……”

        李昭成听不下去,转过身,默默走开。

        仅从韩府回到李府这短短一段路,仿佛整个汉中都弥漫着一股喜庆的气息。

        夏粮快要收了,城内办喜事的人家又多。

        唯独他一人不太高兴。

        穿过小巷,回到李府,只见李墉雇来的两名厨子正提着菜往厨房走去,也容不得他插手,微微叹息一声,转向书房。

        小院口有人在把守,见是李昭成来,却还是拦了他一下,待到书房里李墉说话了才让他进去。

        ……

        书房里,吴潜与李墉正对坐而谈。

        案几上许多公文,一旁还摆着一个面具。

        因汉中有不少官员见过吴潜,尤其怕史俊忽然来访,需临时掩遮。

        依李墉的设想,倒不必长期如此,等李瑕稳定了陇西,甚至收复了关中,势力或可大到与贾似道抗衡,到时再揭露循州毒杀案即可。

        他不着急,打算让吴潜先习惯汉中。

        李昭成进了书房,行礼道:“见过父亲、吴公。”

        “坐吧。”

        李墉随口应了,继续与吴潜谈论。

        先是谈了“平水法”,即关于汉中筑坝蓄水之后,如何解决灾年与涝年蓄水量的方法。

        之后又说了如何改动吴潜当年的“义船法”,换为在陇西养马,既能不强制征调马户,又杜绝贪官污吏贪污克扣之隐患。

        李墉听得连连点头,提笔记下,感慨吴潜治国之能,始终执弟子之礼。

        “多谢吴公指点,天色也晚了,不如先用饭吧?”

        “不急,不急。”吴潜摆手,大笑道:“这几日已谈了政务,与老夫聊聊非瑜是如何拿下陇西的,如何?老夫耐着性子等了许久矣。”

        李墉笑,眼中有些引以为傲之色,很快又化作求教之意。

        他很清楚,吴潜虽是文官,不能亲自领兵,却是当世极了得的军略大家。

        当年,端平入洛失败之后,吴潜提出要防备蒙军反扑,对天下形势作了准确判断。

        也正是他上疏提议合并京湖战区,由孟珙统一部署,并提出川蜀的重要性。

        之后,孟珙也提出三层藩篱防御川蜀之策,并在京湖战事结束之后支援川蜀。

        能在临安听到的只言片语中敏锐分析出各地战况,并提出妥当的对策。只论军略,放眼当今天下,谁人比起吴潜,都算是嫩的。

        这些年,也就是先帝不肯用吴潜而已。

        “当与吴公细述一遍……大郎,你去将饭菜端进来。”

        李昭成遂起身出了书房。

        待他提了食盒进来,李墉差不多已与吴潜细说了陇西一战。

        “……”

        “原来如此。”

        吴潜抚须大笑良久,提壶长饮了一口,这才平复心绪,道:“非瑜用了诸葛丞相两次伐魏之计啊,不过是先扬言出子午谷,再伏击大将张郃,最后再兵出祁山道。”

        “是。”

        “到了巩昌,用的是刘整十二骁勇破信阳的办法,擒其城守也?”

        “正是如此。”李墉道:“非瑜作计划时,废稿正是吴公所言这些战例。”

        “好,好,大道至简,运用之妙,存乎于心。”

        李墉倾了倾身子,为吴潜斟酒,问道:“公以为,若是敌手,可能破局?”

        “难,祁山道歼四万大军,攻守之势已完全扭转。接下来,非瑜便是以势压人,敌手若反攻陇西,必败。若不反功,非瑜将收纳陇西兵势,好!好!”

        李墉亦笑,又为吴潜斟酒。

        “几条蜀道,可遣兵守了?”

        “自是守了。”

        吴潜点点头,执箸夹菜,目光中始终泛着沉思之色。

        一块铁锅炒肉送到嘴边,他却是停了下来。

        李昭成低声道:“这肉炒得有些老了。”

        “老。”吴潜喃喃道:“蒙古人打战,最讲究的……该是一个‘绕’字。”

        “何解?”

        “铁木真死时,留下灭金之策,称金兵在潼关,难以遽破。若假道于我大宋,则下兵唐、邓,直捣汴京……迂回了三千余里。”

        吴潜语气带着沉思,又喃喃道:“当年我之所以提出‘盖上流存则国存,上流破则国破’,正是基于蒙人作战之习惯,彼胡虏自打猎中学会的斡腹之谋。

        蒙军南下初期,先攻江淮,后攻京湖,皆不利,遂迂回包抄转而攻川蜀;攻蜀不利,更是大迂回绕道数万里,先取大理。纵观古往今来之战事,论‘绕’字,无人可出蒙虏其右……”

        李墉听到这里,皱眉沉吟,问道:“公欲言,蒙军迂回京湖而攻汉中?”

        他想了想,又问道:“不会吧?”

        吴潜放下筷子,摆手道:“守垣莫急,容老夫细思……汉中有守军几何?”

        “三千余人。”李墉道:“而各州县犹有驻军,又有金牛、米仓、荔枝道驻军,三日至十日内皆可至。”

        “那此计太险,蒙军不宜用,除非有速破汉中城之法。”

        “公既有此虑,当加派沿途探马。”

        吴潜点点头,闭目思量,又问道:“祁山道俘虏了多少敌兵,安置于何处?”

        “一部分犹在祁山道修缮道路,一部分搬运军需,还有一部分在河山堰修坝……”

        ~~

        凤翔府。

        探马奔回,扬起灰烟。

        “报!禀宣抚、禀都元帅,业已探到秦州之敌增兵数千人,随后由秦州向南,沿木门道而下……”

        听过回禀,刘黑马皱了皱眉,沉吟道:“李瑕这是回汉中了?”

        “不。”廉希宪道:“他若这般回防汉中,相当于不要陇西,佯兵之计,引我等前去攻秦州,不可中计。”

        “廉公确定?”

        廉希宪竟是摇了摇头。

        “不必去猜,此为明谋,摆出秦州有伏兵的样子。无论如何,我皆不敢冒险去攻,一败,关中便要丢,而他也不敢出来平原作战,那就他打他的,我们打我们的……”

        说着,他与刘黑马对视一眼,异口同时道:“攻大散关。”

        ~~

        六月二十三日。

        刘元礼策马狂奔,脑子里规划着此次攻汉中的计划。

        先看汉中城是否完全空虚,若有机可乘,一举拿下汉中,则大事已定。

        而哪怕汉中犹有守军,在城外平野,短时间内依旧不可能有任何能抗衡他五千骑兵的兵力,足够他继续完成奇袭。

        他被俘虏时,曾在河山堰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劳力,知道那里还剩下了四千余俘虏。

        李瑕有个致命的缺点在于起势太快了,战于成都、钓鱼城、利州、汉中、陇西,确实押解了太多俘虏,至今都未能完全整编。

        而河山堰筑坝的四千余人更是其中最忠心于蒙古的,其中有蒙哥的南征兵马、有汪德臣在利州的旧部,甚至还有在成都时刘元振的老部下。

        先攻河山堰,抢回这些人马,再攻城东军器坊,夺取军需,遣一部分兵马迅速北上攻打大散关,两面夹击,破大散关,放关中兵力南下,便有了辎重,亦有了退路。

        同时,另一部分人马再从背面攻下阳平关。

        如此一来,北通陈仓道,西扼祁山道,便有足够的时间封锁住李瑕与汉中的联系。

        李瑕才得陇西,必然扛不住久镇关中的刘家,待李瑕失陇西人心,或败或降,汉中皆可得。

        下一步的关键,应该是大散关。

        就用陛下南征大理时,冒险取龙首关的办法。

        前后夹击打通了陈仓道,进可攻,退可守……

        ~~

        “报!”

        “五将军,城固县起了狼烟!”

        前方地势愈发开阔,马蹄声如雷,蒙古汉军一人三马,五千人竟是跑出两万骑的声势。

        刘元礼位于中军,转头看了一眼,喝令过城固县而不入,疾驰而向汉中城。

        奔了小半日,下午时分,探马回报。

        “报!五将军,汉中城门已闭!”

        刘元礼暗骂了一声“动作太快了”,当即命令副将萧全率领两千人驰往陈仓道。

        刘家久镇陕西、山西,也曾往利州运粮,将领们对地势颇熟悉,有条不紊便兵分两路。

        这边刘元礼则是领兵往汉中方向再奔了一段,大略望了几眼,眉头深深皱起。

        他看得出,汉中城头上守军整齐,丝毫不见慌乱,该是早在一两日前便已有所防备。

        但河谷行军时,沿途遇到的宋军探马分明都被射杀了,宋军马又慢,早半日得知有可能,如何能早一两日?

        一时也由不得耽误,刘元礼扯过缰绳,大声下令。

        “走!河山堰!”

        ~~

        汉中城头上,史俊、孔仙、李墉、韩祈安等人并肩站着,拿望筒向北看去,眼露忧色。

        “幸而守垣前日便意识到蒙军要攻来。”史俊道。

        说着,史俊皱了皱眉,对吕文焕已有些不悦,眼下却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只能沉着应对。

        “观蒙军动向,果然往陈仓道而去。我已派人往大散关急报许统制,现只等蒙军入陈仓道,林统制随我追击。”

        林子看了韩祈安一眼,方才大声应喏道:“是!”

        他早已得了李瑕吩咐,万一有敌来犯,一切听史俊安排即可。

        这次,李墉听了吴潜的分析,认为蒙军若迂回奇袭,除非汉中无备、能被一举夺城,那蒙军最可能就是打通陈仓道、封堵祁山道。

        吴潜只做分析,具体的战术却要史俊来定。

        史俊的应对亦简单,先让大散关守将许魁有所准备,不至于因前后夹击而乱了方寸。

        之后,放蒙军入蜀道,他亲自率兵尾衔追击……

        依旧是当年破兀良合台时的老招术。

        但危急之下,当然是擅长的打法最好用。

        到时,蒙军被堵在陈仓道里,粮草不济,自然撑不过大散关上的守军。

        孔仙则是来汉中送亲的,恰逢其会,正可留下守城。

        可惜的是,吴潜虽猜到蒙军可能迂回,终究是晚了一些。

        史俊布置妥当,又问道:“守垣,河山堰?”

        “我已派人传信,将俘虏押进褒斜道。”

        “那就好,眼下唯一的问题便是阳平关了……”

        ~~

        刘元礼正飞马赶往陈仓道,忽见前方尘土飞扬,再次有探马回报。

        “报!河山堰处尚未发现俘虏……”

        刘元礼摸了摸马脖子,眼中忧色渐浓。

        他已意识到,这次奇袭只怕被人看破了。

        李瑕竟有此神鬼莫测之能?

        眼下,最好的办法是依旧全力打通陈仓道,以求安全回师,如廉希宪反复交代“不求毕全功于一役,逼李瑕分兵,抢回事机即可”。

        若能攻下大散关,也不算是白来一趟。

        但有些不甘,二十余日迂回,只得一大散关?

        ……

        “报!报!”

        正犹豫间,再次有探马狂奔而回。

        “报!禀五将军,西面发现大量蒙古俘虏,俱被捆缚相连成串,自阳平关而出,欲渡汉水而南,见我军探马,正回撤阳平关。”

        刘元礼心念一动,喝问道:“多少人?!”

        “密密麻麻,不知其数。”

        刘元礼已反应过来。

        是临洮一战六盘山战俘!

        李瑕不敢将那五万人放在陇西,恐生变。

        欲渡汉水而南……那便是要迁往川蜀了。

        汉中有反防备不假,但只提前一两日,根本来不及迁走俘虏,甚至两地消息根本还没传过去……

        怎么做?

        驰入陈仓道,与萧全合兵,拿下大散关,保住退路?还是趁机拿下阳平关,扼住祁山道,控制战俘,得了兵力再齐攻大散关?

        汉中已有防备,此时入陈仓道恐为宋军所趁……

        刘元礼平日话不多,显得很沉稳,而一旦下了决心却是果断。

        “转道西向!攻阳平关!”

        号角声起。

        三千骑兵休息了一小会,换马,疾驰阳平关。

        此战胜负,只看能不能趁着俘虏进关城门之际,夺下城门,控制俘虏。

        马蹄愈疾……

        渐渐的,刘元礼见到了阳平关。

        “传我军令!全速冲锋!”

        呼声响起,他看到那些俘虏们乱了,挤在关门处,不让宋军关城门。

        胜了!

        要的就是这样,抢回俘虏,占下两个关键关隘,那便已有攻下汉中的实力……胜了!

        刘元礼知道自己终于能让父亲实现平生志向,经略一方。

        “杀啊!”

        ~~

        残阳如血。

        凤翔府,廉希宪登高而望,望着一列列兵马正在搬运攻城器械往大散关北面。

        他知道自己这次在行险。

        但不得不为。

        能拿下汉中自然好,若不能,救回俘虏也能增加己方兵势削弱李瑕,实在不行,夺下大散关乱李瑕布署、抢回事机也好,至少能保证刘元礼能退回来。

        总之,行险一搏,他也尽力规避了其中凶险。

        ~~

        汉中城,史俊带着林子与两千步卒大步出城,准备去封堵陈仓道。

        他们亦是冒死行险。

        马湖江一战时,史俊没怕过,今日也不会怕……

        城头上,孔仙按刀而立,巡视军情。

        他要力保汉中不失。

        城内,李墉、韩祈安快步进了书房,再次向吴潜问计。

        “你们是说……阳平关正在运送大批俘虏,来不及迁回?”

        “是,一开始我传信说猜测蒙军或会来、还未确定。今日清晨阳平关派人来报,说是非瑜迁的五万蒙军俘虏到了,需尽快送走。路途太远,消息不便……”

        “老夫有个疑惑,非瑜哪怕是提前布置,如何就能全歼四万人?”

        “郝道长造了个火器……”

        ~~

        “轰!”

        “轰!”

        “轰!”

        “轰!”

        阳平关上,连着四声大响。

        炮弹撞破了策马狂奔的骑士,血肉横飞,人仰马翻。

        “咴!”

        刘元礼被战马掀翻在地,于混乱中抬头望去,已惊呆在地上。

        “太远了啊。”

        什么砲车都不可能打这么远的……

        ~~

        “点火!点火!”

        陆秀夫大喝着,亲自上前,拿火把点燃引线。

        又是“轰”的一声。

        城下的的俘虏们转头看去,只见远处的兵马还未到近前,竟已有溃散之势。

        “长生天!”

        “长生天……”

        ~~

        “吁!”

        阳平关以西,有人勒住缰绳,仔细听了一会,微微苦笑。

        “看来是有惊无险了。”

        “大帅,我早就说了啊,你根本不用担心的。”

        “你那不是安慰我?”

        “当然不是啊,我猜到了啊!大帅天天夸韩老、以宁先生、李公、史转运使、陆知县,却总是不敢放手让他们做事,哈哈,我们有多少了得人物在汉中,当然不用担心,我猜到了。”

        ------题外话------

        感谢“色如多”的两个盟主打赏,一天加更一章吧,老朋友了,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https://www.dingdian555.com/html/72/72999/54767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ingdian555.com。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5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