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过河卒 > 第一百一十章 喜讯

第一百一十章 喜讯

        天色已晚,齐玄素和张月鹿决定在万寿重阳宫留宿一晚,然后明天一早下山。

        万寿重阳宫中有专门招待客人的所在,名作太平观,让人不免想到太平道。不过太平观却是与太平道没什么关系,就是叫这个名字,算是“客房”。

        张月鹿和齐玄素来到太平观,各自要了一个房间,只是规格不同。张月鹿住的是高品道士的套间,齐玄素住的就是个单间,而且两处还隔着相当距离,似乎生怕齐玄素有半点不轨之心。

        第二天一早,齐玄素从入定中醒来,推门而出,就见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一人,竟然是裴小楼。

        “裴真人?”齐玄素有些惊讶,“你从玉京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到半个时辰,听说你刚好来了万象道宫,便直接过来了。”裴小楼不掩疲态,并非身体上的劳累,而是心神的疲累。

        齐玄素直接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问道:“雷真人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裴小楼道:“七人调查小组除去一个张青霄,加上一个李天澜,还是七个人,因为我的干系最小,又是万寿重阳宫的人,所以是第一个结束质询的,其他六人还要一段时间。小环她是七人调查小组的领头人,可能要拖到最后,不过家兄说了,没有太大问题,让我先行回来,我不敢不从,只能先走一步。”

        齐玄素又问道:“金阙议事的结果如何了?”

        “还能如何?”裴小楼叹了口气,“一团浆糊,互相扯皮,都是有靠山的人,只要不犯临阵脱逃这样的大错,是不会怎么样的,不外乎是记过、问责,至多是个失察之罪。李天澜这个老狐狸倒是想得明白,最后围攻司命真君的时候要出力,就能一俊遮百丑,有了这一条,别人也好为他说话。”

        这倒是没有出乎齐玄素的意料之外,只是想到在金陵府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最终却是这么个结局,齐玄素还是不免有些失望。

        齐玄素想起一事,又取出自己备份的“留声符”,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因为裴小楼是知情人,所以齐玄素没有任何保留。

        裴小楼听过之后,收起那道“留声符”,点了点头:“没什么大问题,交给我就是,我会跟徐真人联合办案,毕竟牵涉到了无墟宫的辅理,由我们两位万寿重阳宫辅理一同出面,也在情理之中。”

        齐玄素彻底放下心来。

        裴小楼话锋一转:“对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你和张青霄的,你去把她请来,我一并说了。”

        齐玄素刚要起身,就听张月鹿的声音从院外传来:“不必了,我不请自来。”

        话音落下,张月鹿已经走进了院子。她本就是找齐玄素的,只是没想到裴小楼也在这里。

        “正好。”裴小楼冲张月鹿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坐下说话。

        张月鹿与齐玄素坐在一边,裴小楼独自坐在另一边,然后他从须弥物中取出两张青藤纸,往石桌上一拍。

        青藤纸是道门撰写青词的专用纸张,所用材料十分珍贵,造价高昂,焚祭上苍的时候燃起的火又青又红,腾起的烟也呈出七彩之光,十分好看。

        道门的正式公函都是使用青藤纸。

        “这是什么?”齐玄素问道。

        裴小楼两只手分别按住两张青藤纸:“委任状,一人一份。”说着把对着张月鹿的那张青藤纸往前一送。

        张月鹿拿过青藤纸,不出意料,她果然升了三品幽逸道士,品级和职务终于对应起来,不再是以四品祭酒道士的品级高配副堂主的职务。

        张月鹿的表情十分平静,并没有如何惊喜。毕竟意料中事,只是提升了品级,多了些每月例银和补贴,享受的各种待遇更上一层楼,各种折扣的力度更大了,对于张月鹿而言,这当然是很好的事情,可也不值得太过兴奋。

        裴小楼道:“正式的三品幽逸道士箓牒、对应的‘中极经箓’,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这件事算是彻底定下了,从今以后,就不能再叫张法师,而应该称你为张高功了,近五十年来,你算是最年轻的高功法师。”

        张月鹿并无得意之色,只是道:“有劳裴真人了。”

        裴真人又将另外一张青藤纸推到齐玄素的面前。

        齐玄素拿过青藤纸,尽管也是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

        破格提拔!

        四品祭酒道士。

        从五品道士到四品祭酒道士是个门槛,就像朝廷中进士和举人的区别,举人当然能够做官,可基本上只能做八品的县丞、教谕,运气好些,能做个七品县令,就到头了。就算走了大运,得到帝王赏识,可至多就是一部堂官或者封疆大吏,还未有人能够登阁拜相,哪怕是一部堂官,翻遍史书,也是屈指可数。

        放在道门,四品祭酒道士是高品道士,有望跻身真人、参知真人乃至于平章大真人的行列之中,可谓是前途无量。而且以他的岁数来说,只要不犯大错,最不济也能混个真人名号隐退山林,佩慧剑再也不是梦想。如果他运气再好些,又有机遇,那么多年之后位列金阙,也不是不能。

        裴小楼笑道:“你也一样,正式的四品祭酒道士箓牒、对应的‘初真经箓’,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可以改口了,以后就叫你齐法师。”

        齐玄素以五品道士的身份担任主事道士,其实同样是高配职务,所以升了四品祭酒道士只是回归正常,不必再去调整新的职务,顶多是从空头主事变成个实权主事,还是主事,不会变成副堂主、副府主、辅理一级。

        齐玄素笑了一声:“齐法师可没有齐真人好听。”

        “你小子野心还不小。”裴小楼笑骂一声,“青霄都没升上去呢,你就琢磨着升二品太乙道士了?”

        齐玄素摆了摆手:“等我做了真人,估计青霄都是参知真人了。”

        裴真人倒是不否认这一点:“我觉得江南道府的掌府真人一职就不错,慈航一脉出身的参知真人都要在这个位置上走上一遭。”

        张月鹿不由轻咳一声。

        齐玄素十分贴心地转开了话题:“对了,四品祭酒道士的待遇如何?”

        张月鹿可以不怎么在意,他却是不能不在意,毕竟他身上只剩下一百太平钱了。

        裴小楼道:“我大概算了下,紫微堂四品祭酒道士每月可以有二百圆太平钱的例银,加上各种补贴,总共三百圆太平钱,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太平钱。”

        齐玄素又惊又喜:“这也太多了吧?我过去在江湖上厮混,风里来雨里去,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出生入死,一年也挣不了这些钱。”

        裴小楼解释道:“之所以定得这么高,主要是为了养廉,杜绝各种贪污情事。过去的时候,好些人贪污被抓之后,就狡辩说俸禄例银太低,吃不饱,不得不贪,如今把例银提高,足够养活一家老小还绰绰有余,若是还贪,那就再无其他说法了。”

        齐玄素算了算,问道:“一个四品祭酒道士一年三千六百太平钱,十个就是三万六千太平钱,一百个是三十六万太平钱,一千个是三百六十万太平钱,我记得四品祭酒道士总共是三千余人,按照三千来算,那就是一千万太平钱,这还不算其他道士和灵官的开销。对于道门的财政压力会不会太大?”

        裴小楼道:“第一,不是所有道士的例银都这么高,也不是所有道士都有补贴。你先是在天罡堂,九堂之中补贴最高,接着又到了紫微堂,九堂之中例银最高,而九堂的待遇又远高于地方道府。绝大部分四品祭酒道士,都拿不到你这个数目,一般只有一千五百太平钱。”

        “再举个例子,你之前有候补祭酒、预备祭酒的补贴,可这两个补贴对于年龄卡得很死,根本没有多少人能拿到手,所以账不是这么算的,三千余名四品祭酒道士的开销其实是在五百万太平钱左右。”

        “第二,灵官的人数比道士多,其例银却远不如道士。根据度支堂统计,如今道门一年的收入大约是一万万太平钱左右,要从中拿出三千五百万太平钱供养道门全体道士和灵官,而灵官只占了三分之一左右。”

        “再有就是,道士们的例银大多都花在了道门,比如玉京的租房,天机堂、化生堂的花销,还有日常的衣食住行等等,这是很大一笔的回流,等于是肉烂在了锅里。”

        “第三,道士品级越高,待遇越好,可人数也越少。四品祭酒道士有三千余人,三品幽逸道士却不足五百人,到了二品太乙道士一级,数量更是卡死了,普通真人一百零八人,参知真人三十六人,加起来也不到二百人。再往上的大真人一级,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而且大真人们都是有私产的,他们不领例银。”

        “综上而言,财政压力是有的,但还没到无法维持的地步,如今道门每年能有一千万左右的盈余,只要占据收入大头的海贸不出意外,那就没有太大问题。”

        齐玄素恍然道:“原来如此。”

  https://www.dingdian555.com/html/87/87903/56670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ingdian555.com。顶点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555.com